每個禮拜的組內會議
有時候是一種冗長,有時候是一種溝通
有時候我什麼都不想想,因為越想,好像會越傷心
就像,以為井裡有朵很美麗的小花
好不容易到井裡想要好好欣賞
卻,被它的花粉展染過敏或起紅疹般的洩氣和無處發洩的憤怒

雖然我是對於這個可以讓大家一起討論交流的地方
是期待的,但有時候這個期待讓我變成一個傻蛋

評鑑,在我的認知裡
是整個單位都應該動起來的事情
也是整個單位的重大事件
所以,每個人都應該負起責任,分擔工作

但在某些人的心裡,這只是增加他們工作量的突發事件
並且在會議分工上率直地表達他們的不滿

我也很不爽,因為我完全不能理解他們在不滿什麼
從他們的murmur和表達,他們不能接受這種突發事件
他們需要一個很嚴謹和很有制度化的一個工作分配

但我想說,督導也是突然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這麼繁複的評鑑
他們也是臨危受命,他們也是一切從零開始
而且他們的主管比起督導更是機車,這點你們這群人應該很清楚

你們口口聲聲說,在你們需要的時候,督導應該發揮他們的功能
督導要同理你們,知道你們的辛苦
但他們需要你們的時候呢?
你們都跑的遠遠的,只是看到自己的工作量很大

只‧看‧的‧到‧自己

真覺得醜陋

而且這不是督導自己一個人的事
這關係到我們明年是否可以繼續做這份工作
或許你們又可以賭氣地說:大不了不要做啊!離職啦!離職啦!
你們不是很愛你們的個案嗎?你們不是因為要維持你們個案的品質而不想負擔這突然的工作嗎?
為什麼又可以這麼隨意說出這麼不負責任的話

常把離職掛嘴邊(實際上不知哪時會走),我覺得,非常幼稚

會議結果,整個團隊十幾個社工員,
包括我,只有四個人願意分擔這本來是全體要一起負擔的評鑑計劃




還能說什麼,只能說這些人,是被寵壞了吧


辦公室出鳥事,嘴巴不知怎麼覺得很癢
很想嚼東西
所以下班後,跑去買鴨爪,想要好好嚼東西
一路嚼啊嚼,走到我家巷口,
看到那隻坐姿優雅的黃狗,雖然我很愛牠
但他看起高不可攀,平常都只能邊說好可愛邊走掉
不過這次我有利器:鴨爪骨頭!
就有靠近的理由了,果然,優雅黃狗看到骨頭跟發瘋一樣,整個開心不已
跳啊跳啊,跳啊跳啊
一看到骨頭就吃,吃的骨頭亂噴,噴出去又再吃,吃完又眼巴巴看著我
就這樣來回幾趟,到最後牠還吐出舌頭,乖乖坐著等我給他骨頭
但,我走了 因為沒骨頭啦

晚飯後外出,又看到一隻邊境牧羊犬,舔遍我右手後就整個冷漠
後來,去看我心愛的小白,小白看到我就叼起一個空的塑膠碗,在我身上磨蹭
於是,我把碗搶走,跟她玩個我搶她咬的遊戲
也是大戰數回才方休

跟狗兒們玩耍後整個心情大好
加上中午又看到一隻泰迪貴賓準媽媽,摸摸她也讓我覺得好幸福

更獲得新知識:狗狗懷孕,兩個月就生小狗囉

這天,真是情緒多彩,不得不紀錄一下

我還是最愛狗兒帶給我的簡單快樂跟甜美


希望,我更能有高EQ去面對,這辦公室我許多不了解跟迷惑的事情




Evly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